分享家猫咪

“那冯总打算下多少?”

掐灭雪茄,王小鱼问道。

既然知道了内幕消息,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至少得把那些罚款给补回来!”

“好!那我们这次就多押一些。”

竞猜网上,压住的彩民越来越多,不仅仅是王小鱼等甚至就连国外的不少观众也参与了进来。

NBA梦之队是世界级的,他们的粉丝遍布全球,一举一动自然牵动着不少粉丝的心。

有些国外粉丝纯粹就是为了支持,竟然直接投了零封古源队。

渐渐的,古源得分超过三十分成了押的最少的一个选项,也成了赔率最高的一项。

或许是发现了其中的商机又或许是什么,

彩票公司竟然又在古源得分超过三十分的下面增加了高倍选项。

如果古源队的得分超过五十分赔率将达到一比五,如果古源队的得分超过七十分赔率达一比七

清纯可爱大眼美女意境唯美醉人写真

海外,瑙卤国,

一座大楼里,乔山正站在一巨大的图纸前研究着什么。

向文投资和瑙卤国百年协议已经正式签订,现在向文投资已经正式的接管了瑙卤。

各种投资已经正式启动。

第一步修建一个超大型港口、扩建原来的国际机场,另外填海造岛。

至于岛上原有的建筑则进行进一步的改造升级。

没办法,在茫茫大洋上,几十平方公里的土地实在是不够看。

倒不是之前的瑙卤不想这么干而是成本太高,那点鸟粪收入根本没有多余的。

岛上甚至连个淡水湖都没有,所有的淡水都要靠进口。

如此,哪里还有钱?

“乔总,现在可以租一架运输机多给我们运一些基础物资”

旁边,有一位男同事说道。

这么小的一个岛上现在有一万多瑙卤人,现任国王虽然不在参与瑙卤的事情,但按照协议他们的吃吃喝喝都需要向文投资这边来管。

这么一来就需要大量的基础物资。

半个月前向文投资就开始从四面八方采购各种粮食、肉类等基础物资,结果海运太慢。

空运虽然运费高昂,但特别快。

“租?为什么要租?直接买!”

乔山皱了皱眉。

现在有了瑙卤国的旗号,别说是买运输机就算是买坦克大炮别人也说不了什么。

“可是我们的钱.”

同事有些为难。

“钱不够了?”

乔山有些诧异。

“向文投资在前天的时候又买了一些股票,到现在还没有出手,剩余的一千亿M金转给了古源机缘,剩下的一千亿则是拨付到了瑙卤建设专用账户上.”

同事苦笑。

他也没想到向文投资还有缺钱的一天。

“股票现在盈利的有多少?”

沉思片刻,乔山问道。

“乔总,好多才盈利几个点,就算卖出也赚不了多少钱。”

“几个点?实在不行就先卖一千亿M金的股票出来,赚的少就赚的少”

“那也行!”

不过就在乔山刚刚说完的时候,他的私人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拿起一瞧,是远在纽市向文庄园的同事打来的。

“怎么了?郭总。”

接通电话,乔山问道。

“乔总,今天国际彩票平台开了一个盘子,和古源篮球队与梦之队的比赛有关系,我们要不要参与一下?”

下一刻,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

“古源队?什么情况?”

乔山一愣。

最近一个月他一直瑙卤这边忙活,还真没有关注夏国那边的事情。

“是这样的.”

随即,电话里的郭总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原来这样.正好,你让操盘手抛掉一千亿M金的股票,分别做两份投资计划上报集团财务总监备案,一份是五百亿M金采购两架最大型号的运输机剩下的钱采购一个淡水转化设备。另外五百亿全部买入古源队的得分可以超过七十分。”

乔山很是自信的说道。

现在向文投资这边虽然所有的资金都需要上报集团,但正常的这种项目并不会卡壳,还是和之前一样。

“啊?乔总,五百亿M金全部买入?这样风险是不是太大了。虽然最后一个的赔率达到了一比七。”

电话那边头的郭总有些诧异。

“怎么?担心国际博彩公司赔不起?”

乔山反问。

“这倒不是,虽然我们压得多,但押其他选项的更多,万一我们赢了光其他人的钱就够赔了,而且国际博彩公司也有那个实力。”

郭总急忙解释。

“那你担心什么.”

“主要是万一咱们古源拿不下那么多分怎么办?听说梦之队这次是认真的。他们的实力很强。”

“我相信老板!”

听到这样,乔山直接回复了五个字。

“明白了,乔总。”

这次,对面的郭总没有再说什么。

安排完了这件事,乔山这才看向了旁边的同事,

“我们向文投资正缺钱了,结果就有人抢着来送,也是没谁了.五百亿M金翻七倍就是三千五白亿”

他很是轻松的说道。

“乔总,既然赔率那么高,为什么不多押一点?”

旁边的同事不解。

要是换作他,可能直接把手里的资产全部给梭哈了。

“五百亿M金已经不少了,还得给国际博彩留点汤.”

乔山再次看向了面前的图纸。

这一次填海造岛的沙方都是从远洋那边运过来的,成本极高。

不过现在又可以将之前的规划再扩展一下,不要说要太大,填出来一个方圆五十公里左右的地方就行。

“乔总,还有一件事”

这边,就在乔山打算继续安排工作的时候,同事忽然想到了什么再说道。

“啥事?”

“昨天瑙卤王室找到我们公司,说是想请我们帮一个忙!”

同事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

本来他们和瑙卤王室是没有任何其他来往的,但有协议在,也没办法。

“什么忙?”

“王室的成员说,现任国王上了年纪,急需要下一任王储继位!但王室的成员说瑙鲁国唯一的合法继承人在三十年前因为贪玩跟着悄悄的躲藏在了一艘出海的船上,离开了海岛,

至此,便杳无音信。

他们也找了很多年,但财力人力有限,最后只能放弃。

可现在老国王的身体越来越差,所以王室希望我们可以帮他们在外面找一下这个继承人。”

同事如是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