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app直播下载地址二维码

,最快更新南明第一狠人最新章节!

第十三天,这是吴三桂围攻昆明的第十三天。

在吴军轮番猛攻下,守城明军渐渐力有不逮,伤亡也逐渐增加。

庆阳王冯双礼找来黔国公沐天波商量对策,是守是撤今日必须有个定论了。

“黔国公,本王觉得以我军和吴贼的兵力对比,继续守下去没有什么意义了。我们最终会被吴贼拖垮,倒不如早些突围,至少保住这些兵力。届时我们可以计划反攻,也可以北上入川,投奔太子殿下和文阁老。”

不得不说,冯双礼说的十分中肯,理由也很充分。

可沐天波就是觉得不舒服。

谁叫云南世代是他们沐家的封地呢。当初天子蒙尘来到云南时,沐天波是无比的激动。能够常伴天子左右,他觉得整个人生都圆满了。

后来天子决定迁都四川,沐天波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是很难受的。

但圣意不可违,既然天子这么决定了,沐天波也只能遵旨行事。

天子命他镇守云南,沐天波自然要替天子守好这片土地。

如今吴三桂兴兵来犯,他就这么丢掉云南,有何面目去面对天子?

花仙子的唯美朦胧写真

老实说,天子所封诸王中沐天波最不喜欢的就是冯双礼。

沐天波觉得冯双礼的性子过于温吞,做事也不够果决,只是一味求稳。

如果换成白文轩、窦明望来守昆明,肯定会作出和冯双礼不同的决定。

但事已至此,显然不是吵架的时候。

沐天波思忖一番,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庆阳王,本国公倒是觉得还可以守上一守。一来城中粮草充足,士兵虽然受伤比例有些高,但重伤的并不多。我们还可以发动城中民众来协助守城啊。依本国公看,吴贼此番急于拿下昆明,没日没夜的猛攻,就是因为他的粮草不多。既然他耗不起,我们拖下去他不就自己退兵了吗?”

冯双礼就知道沐天波会持反对意见,他倒也不着急,和声劝道:“可这是拿将士们的性命在赌啊。如果吴贼粮草充足届时攻入城中,我们一个都活不了。”

见冯双礼如此执拗,沐天波面色一板道:“将士们的性命是命,百姓们的命就不是命了吗?这城中的百姓虽然不多,但也有几万人吧,如果我们撤走了,那这些百姓怎么办?”

冯双礼神色一暗,接不上话了。

在他心中,确实没有为这些百姓考虑。或者说在他的潜意识里百姓们都是可以牺牲的。

但是沐天波不同,他是黔国公,云南尤其是昆明的百姓他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舍弃。

“我们再商量商量,或许可以有别的办法,也许我们可以带着百姓一起走。”

沐天波闻言只觉得好笑,他摇了摇头道:“庆阳王这话说出来自己相信吗?吴贼把昆明池团团围住。若是我们奋力突围或许还有一丝可能,但若是带着百姓,绝无逃出的可能!”

冯双礼不曾想和沐天波之间会谈成这个样子,叹了一声道:“那就明日再说吧。”

他也知道沐天波不同意他是不可能独自率兵突围的。

那样即便突围成功他也没办法向天子解释。

要知道沐天波在天子心目中的地位肯定很高,至少要比他冯双礼高。

冯双礼若是舍弃了沐天波,是一定会被天子问罪的。

怪只怪他忽视了吴三桂夺取昆明的决心,现在看来吴三桂绝对是有备而来啊!

吴三桂这几日的心情很不错。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拿下昆明,但按照这个态势看只是时间问题。

一旦拿下昆明,他便决定缩在云南不出去了。

眼下明军和清军打的不可开交,明军如果拿下湖广至少从粮食一点上是不虚清军了。

有了粮食就能养更多的兵,有了更多的兵明军就有更多的资本既可以选择沿江而下和郑成功部汇合,也可以选择去打两广。

不论哪种选择都不会错。

吴三桂要做的就是坐山观虎斗,看看局势究竟怎么发展。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明清之间的这场战斗不会很快结束,不论是明清哪一方占优,另一方都会拼死抵抗。

二者的体量都不小,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亡。

吴三桂有预感,这场争斗很可能持续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明清之间谁笑到最后吴三桂并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列土封王。

只要明清任意一方承认云南是他的封地,并封他王爵,那吴三桂便可以承认这个政权。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那个政权能够笑到最后。

眼瞅着到了晚饭的时间,吴三桂肚子有些饿了。

他吩咐亲兵将今日的晚饭端上来。

贴饼子、野菜汤,行军打仗吃的东西肯定没法和在贵阳的时候比。

吴三桂倒也不挑剔。

反正用不了多久昆明就能拿下来了,届时想吃什么好的都有。

就先忍一忍吧。

不得不说人在饥饿的情况下饭量是有些惊人的。

吴三桂一口气吃了六张贴饼子,又喝了两大碗野菜汤,这才满意的抹了抹嘴,挥手吩咐亲兵把饭菜端下去。

之后吴三桂也没有休息,而是继续计划明日攻城的细节。

从这几日的试探性进攻他已经发现,整个昆明守军不会太多,最多也不会超过两万。

而昆明城可是一座大城,分到一座城头也就是五千人。

吴三桂只要均匀的分散兵力攻打四处城头,明军总有一边支撑不住。

吴三桂又详细的划分了一些进攻线路,正美滋滋的想着肚子却突然痛了起来。

呃,怎么这么痛?

吴三桂只觉得肚子一阵绞痛,高声呼喊道:“拿桶来,我要方便!”

让吴三桂感到愤怒的是却没有人回应他。

这些个亲兵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改日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一番,叫他们守好规矩。

吴三桂本想走出营帐去方便,但粪门处一阵强烈的便意袭来,吴三桂大骇,生怕拉在裤子里,只得解掉裤袋脱下裤子就方便。

顿时开闸放水,如长江泄洪一般。

一股恶臭飘起,吴三桂本能的皱起眉头。

怎么这么臭?一定是吃坏了肚子!

这大军的厨子是怎么搞得,当真是活腻歪了吗,敢拿这种食物糊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