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抖阴下载

> 家有悍妻怎么破

临近顾老夫人的百日祭,清舒与青鸾两人也准备起来了。百日祭不仅要上坟祭奠,还要宴请僧人举行诵经拜忏。不过姐妹两人已经有足够的经验,这些都早早安排好了。

百日祭的前两天,封月华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太丰县。因为清舒之前的话,青鸾也压下不满对她客客气气的。却不想,第二天封月华找着清舒希望她能帮忙说服顾霖让母子三人回京。

封月华说道:“清舒,舅舅不许我带了佳欣与森哥儿回京。清舒,我也是为两个孩子的前程着想,帮我劝劝舅舅。”

清舒摇头道:“舅舅不让们回去也是有他的考量。森哥儿还小,过两年再回京也耽误不了学业的。”

封月华有些着急,说道:“森哥儿是耽误不了但佳欣却会被耽搁,再过两年佳欣就超了龄进不了文华堂了。”

清舒说道:“佳欣要考文华堂,们提前半年送她进京就是了。要没其他地方去,可以暂住我家。”

虽然她没特意关注,却也知道佳欣在平洲女学表现平平。可以说学业方面连初初都不如,就她的情况根本考不进文华堂。

封月华见她不接话神色顿了顿,不过还是说道:“清舒,孝和郡主是文华堂的山长,与她关系那般亲请她通融通融就好。”

清舒看着她说道:“以我与郡主的关系,只要我开了这个口她肯定会答应。只是,确定佳欣适应得了文华堂高强度的学业以及紧张的氛围?”

每个月月考,三次不及格就要被劝退。对于成绩优秀的学生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学习普通的孩子来说却是噩梦。

封月华赶紧说道:“佳欣是进特长班。”

纯白美人鱼被搁浅在石头上

清舒叹气,怎么一个一个都盯着特长班呢!这特长班真不是那么容易呆的:“特长班的学生不管皇家公主还是公侯千金,三次成绩不合格也一样会被劝退。”

这是从始贤皇后那儿传下来的规矩,到现在都没人打破规矩。当然,地底下的操作就不说了,但面上还是维系着公平公正。

封月华听这语气是不愿帮忙,有些着急了:“清舒,这可关系佳欣一辈子的大事,一定要帮忙。”

清舒摇头说道:“有本事就自己考进去,考不进去就去念其他的学堂。不进文华堂将来也一样能嫁到如意夫婿。”

听到这话,封月华情绪顿时激动起来:“清舒,是不是也跟青鸾一样怪我害了娘,所以才不帮忙的。可我哪能想到她会出这样的意外。”

她希望女儿能进入文华堂念书提高身价,这样以后就能嫁入高门享受着荣华富贵,不要像她一样得看外甥女的脸色。

“舅母,娘的事是意外我从没怪过。刚才的话我跟青鸾以及祁家两位舅母她们都说过,不独独是针对佳欣。”

封月华心都凉了,说道:“清舒,这个忙真不帮吗?”

清舒摇摇头,这个例她是不会开的。

青鸾看着她脸色不好地离开,进屋问了清舒:“姐,跟她说什么了,脸色这般难看?”

清舒说道:“她跟一样想让我送佳欣去文华堂念书,被我拒绝了。其实我也是为孩子们好,文华堂的学业重功课多一般的孩子真的受不了。”

而且,易安准备从文华堂选拔优秀的学生培养进入朝堂。这以后文华堂以后的学业只会更繁重,要求也会更加严格。像佳欣与初初娇生惯养的孩子肯定是吃不消,与其被劝退落了面子还不如不要去。

青鸾苦笑一声道:“姐,佳欣后来与我说她虽然羡慕窈窈学识丰富,但那些大块头的书她看不进去。”

开始佳欣也想去文华堂,毕竟这是女学最高学府她还是很向往的。后来从窈窈那儿了解到文华堂要学的东西,她就打了退堂鼓了,只是自尊使然让她不好意思说出口。

清舒点点头道:“文华堂进不了,但京都女学还是不错的。好好监督下她,让她明年去考京都女学。”

青鸾摇头说道:“我不在京城,她一个人回去谁照顾她啊?”

清舒不赞同她这个想法,说道:“初初今年都九岁了,也该让她学会独立了。咱们不能陪她们一辈子,早些独立对孩子好。”

“容我考虑考虑吧!”

清舒说道:“等过两年们回京,到时候初初年龄过了想让她去京都女学念书都不行。”

青鸾犹豫了下说道:“可是万一初初考不进怎么办?”

“都能考上,初初怎么会考不上?”

文华堂面向的是天下的女学生,且名额只一百名竞争太激烈了。京都女学却不一样,主要招的是京城的孩子。初初四岁启蒙,念了这么多年考个京都女学还是没问题。

青鸾没好气地说道:“姐,的意思我很笨了?”

“有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初初比聪明基础也比当初好,肯定能考上的。”

青鸾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意思还是说她笨了。

封月华还是不放弃,晚上与顾霖说了这件事,不等她将话说完就被顾霖给打断了:“这事不要再说,我不答应的。”

“有这样当爹的吗?一点都不为孩子着想。”

顾霖说道:“没有这金刚钻就不要拦那瓷器活。佳欣什么样我都很清楚,将她送到文华堂那人尖堆里是害了她。”

“我是她亲娘,我怎么会害她?”

顾霖冷声说道:“拔苗助长就是害了她。除非佳欣自己考进去,靠其他旁门左道是绝对不行的。”

封月华声音也大了起来,说道:“怎么就旁门左道了?进文华堂的学生难道都是自己考进去的吗?其他人我不知道,但皇后娘娘跟孝和郡主就是进的特长班。而且两人的学业也不好,但她们也通过考核顺利毕了业。”

她想让佳欣进文华堂并不是想要学什么东西,而是进去镀了一层金以后亲事能上一个台阶。

听到这话顾霖气得不行:“拿佳欣跟皇后娘娘与孝和郡主比呢?是不是得了失心疯?”

封月华也自知失言,哭着说道:“我就想让女儿进文华堂以后说一门好亲事,怎么就不行了?”

顾霖说道:“嫁王公贵族或者高门显贵就是好亲事了?可看看那些普通官宦人家的姑娘,嫁到这样的门第过得好的有几个?反倒是清舒,当年嫁给了名声不显的景烯,看现在日子过得多舒心。”

封月华不吭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