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确是没有录音。”

“不过,那东西也没有多大作用。”

“我相信刘兰娟教授能够分辨的出事实真相,还给我们一个清白。”

唐锐淡淡背负双手,语调不卑不亢。

可他刚说完,就引来了一片嘲弄笑声。

几个老师都在用打量傻子一样的目光打量他,尤其是那个中年女教师,更是戏谑开口:“琳琳现在可是刘教授面前的大红人,就凭你们一面之词,刘教授会为你们做主?依我看,做梦还差不多,哈哈哈哈!”

“你们简直太过分了!”

林婉儿气的小脸通红,她原以为,只有社会上才有那些腌臜龌龊,没想到在这种高等学府,也会存在这样的乱象。

唐锐却像个没事人似的,朝着林婉儿递了个眼神,而后便拿出手机,拨通了刘兰娟的电话。

“阿姨,我这边遇到点麻烦,请您过来一趟。”

唐锐言简意赅,话语说不出的严肃,“位置就在京城第一大学,305教职工办公室。”

等他挂断,孟琳琳几人便迫不及待戏弄开口。

缤纷多彩的活力少女

“不是要找刘教授吗,怎么找了个阿姨过来?”

“跟我们说说,你这个阿姨是何方神圣啊?”

“不会是你们家的保洁阿姨吧,不过我看你这幅样子,恐怕是请不起保洁的哦。”

笑声不断,在办公室里久久没有停息。

直到房门被人推开,笑声才戛然而止,等他们看清来人,一个个立即满脸堆笑,打招呼道:“刘教授,您怎么有空过来了。”

他们没有多想,只当这是一个巧合。

然而,刘兰娟根本看也不看几人,目光直接落在唐锐身上。

“小锐,你遇到什么麻烦了,跟阿姨说,阿姨给你做主!”

刹那间,整个办公室的氛围都变了。

呆滞,惊愕,费解,恐慌,各种各样的情绪交织出现在孟琳琳几人的脸上。

唐锐口中的阿姨,竟然就是刘兰娟教授?

这也太扯了吧!

林婉儿也是小口张开,眼神中写满了不能置信。

她从来没有听说,唐锐与这位刘兰娟教授竟然认识。

“事情很简单,这位孟老师发表在知网上的论文,其实是出自她的学生林婉儿之手,在未得到婉儿任何授权的情况下,直接盗用论文内容,署名自己,发在了知网上面……”

唐锐这时候的声音仍然是平静如水,但在孟琳琳听来,却能掀起一阵又一阵的惊涛骇浪。

她知道自己再不辩解,恐怕事情就越来越糟了。

于是,不等唐锐说完,她就快速拿出自己的电脑,找出一份文档说道:“刘教授,我是被冤枉的啊,这论文是我用了多少个日夜熬出来的,在场几位老师都能为我证明,您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话虽这么说,可那几位老师,都畏畏缩缩的躲到后面,没有一个人再敢开口。

唐锐那一声阿姨,实在是分量太重。

“你怎么证明,论文是出自你手?”

注意到几个老师的动作,刘兰娟立刻皱紧眉头,目光转到孟琳琳身上,质问的语气让人心生寒意。

孟琳琳身子一僵,随即咬紧牙齿说道:“这能怎么证明,您让林婉儿证明论文是她写的,她不是也没办法证明吗!”

“我们自然有办法证明。”

唐锐笑了笑,“论文原稿就在婉儿的电脑里,比照一下时间,就可以知道谁完成在前,谁完成在后。”

孟琳琳脸色顿时更加难看。

如果刘兰娟是站在她这一边,那即便林婉儿用这种办法证明论文的归属权,也很难把这篇论文拿回去,但刘兰娟支持林婉儿的话,她的处境就很危险了。

“不过,想证明论文的归属权,远没有那么困难。”

“你想怎么证明……”

孟琳琳刚说一半,就感觉眼前一黑,手中的电脑竟不翼而飞。

再一看,电脑赫然出现在唐锐手中。

“孟老师,我问你。”

唐锐随便摘取了一段论文内容问道,“金融学理论是一种方法,而不是教条,你能说出你是在哪一段内容中,引用了这句经典箴言吗?”

孟琳琳眼神一颤,悄悄打量刘兰娟脸色,而后佯装硬气:“那么长的论文,我怎么可能记得住,你用这种办法证明论文归属,也太幼稚了吧!”

“幼不幼稚,等婉儿回答就知道了。”

唐锐一笑,目光投向林婉儿。

几乎没有任何的思索,林婉儿便对答如流:“这句话是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的名言,我在论述微观金融分析的段落里,用了这句箴言作为开端,后面的内容大致是,它是有助于你做出正确判断的一种思考问题的技巧,因此,认识到它的优点和不足同样重要……”

尽管林婉儿用了大致两个字,但当她说出后续内容的时候,却几乎不差几个字,就跟朗读出来一样。

刘兰娟与唐锐站在一起,自然看得到电脑上的内容,一瞬间,眼神明亮起来。

孟琳琳见状不妙,连忙说道:“刘教授您不能信她,她肯定是为了抢夺论文,故意背诵了这一段内容,然后再跟这个姓唐的配合表演!”

“我不否认你的怀疑有些道理,但你说你是这篇论文的作者,关于刚才这一段内容,你的记忆未必也太生疏了一些!”

刘兰娟冷着脸开口,“这样吧,我也不用你完整背诵论文的部分章节,只需要你把宏观金融分析的那一段简单陈述就好。”

“这……”

孟琳琳瞬间面如土色。

她看过论文的内容,不然也不会从好几篇论文当中,挑选出最精彩的一份进行发表,但她毕竟不是原作者,对于论文的熟悉程度,根本不可能与林婉儿相提并论。

再加上她已经掌心冒汗,哪里还能回忆的起半个字节。

“说啊!”

见她支吾,刘兰娟更是大喝一声。

直接吓得孟琳琳跌坐在地。

再也强撑不下去,孟琳琳心态彻底崩坏:“教授我知错了,我是看这篇论文写的太好,一时鬼迷心窍,才动了这个歪心思,求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这一马吧!”

“放你?”

刘兰娟把电脑往桌上狠狠一扔,“如果我放了你,就是在坑害我们的学生,孟琳琳,我现在正式告知你,你已经被学校开除,并且,永远剥除你在知网发表文章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