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ao2apk下载安装

慕容复身形疾掠,数十丈距离瞬息而至,眨眼间便已来到五龙使战船上方。

五龙使大惊失色,周围一干亲信纷纷掷出飞爪,数十条绳索交缠纠错,眨眼便形成一个大网,朝慕容复迎面罩下。

慕容复凭空飞跃数十丈,本是旧力用尽、新力未生之时,不料其腰间白光乍现,环腰一斩,登时所有绳索七零八落。

众军呆了一呆,便见慕容复缓缓落在甲板上。

五龙使看着如同天神下凡般的慕容复,心里凉意直冒,纷纷畏缩不前。

关键时刻还是许雪亭率先冷静下来,口中爆喝一声“跟他拼了”,当即长身而出,力一剑刺向慕容复,其余人纷纷反应过来,使出各自的独门绝技。

慕容复看着五人的攻势,脸上带着淡淡的嘲弄,手腕轻轻一翻,一道强横无匹的真气飞出,后发先至的席卷五人,顷刻间,五人攻势土崩瓦解,身子也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看上去就好似慕容复单手隔空举起五人一般。

“哼,不自量力。”慕容复冷笑一声,随即扬声道,“众军住手,否则我杀了他们。”

声音浩浩荡荡,传遍军,正竭力围攻阿九和王彪的士兵转头望去,当见得自家将军已被人拿住,不禁愣在原地。

“接着!”慕容复大手一挥,五龙使立即被抛向王彪与阿九,二人反应不慢,电光火石间飞身而起,阿九单手抓起一个,王彪一手一个,运转身法拔足狂奔。

剩下两人被慕容复一脚一个,以更快的速度飞向码头。

慕容复这才悠悠迈出一步,身形连闪,迅速脱离大军包围。

青春的纪念册

直到慕容复三人将五龙使擒回岸上,众士兵才反应过来,纷纷大怒,如同潮水般涌向码头。

“住手!”却在这时,施琅站了出来,“众军听令,原地待命,不得造次!”

这些士兵虽然归五龙使节制,但到底施琅才是最高将领,又是神龙军总教头,威信还是有的,现在五龙使被擒,他们已经没了主心骨,一时间纷纷停在原地,不敢上前。

五龙使中,张淡月、无根道人和钟志灵等三人只是被点了穴道,没有受什么伤,但那殷锦和许雪亭可是生生被慕容复一脚踢过来的,此刻已是摔得七荤八素,五脏移位,如同一摊烂泥般软倒在地上,嘴中鲜血狂吐。

“怎么样?现在还觉得翅膀硬了么?”慕容复目光缓缓扫过五人,淡笑道。

许雪亭面如死灰,了无生气的说道,“既然事败,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公子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杀你们?”慕容复反问一句,随即似笑非笑的说道,“还记得当年我是怎么说的吗?我说你们既然选择留下,就千万不要背叛我,否则不管你们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叫你们生死两难。”

话音未落,他伸手吸来几滴海水,双手一搓,便化成数十片薄薄的冰片,分别没入五人体内,随后他又用大力金刚指震碎他们身经脉,废其武功。

这才朝施琅吩咐道,“把这五个人丢进大牢,严加看守,对了,如果他们自杀了,那你也跟着去吧。”

“不应该斩首示众么?”施琅不明白慕容复为何留着他们,当听得最后一句时,不禁心中一凛,恭声应是。

众人回到神龙殿中,慕容复心情颇好,朝王彪说道,“看来你这两年没有偷懒,功力比两年前深厚了一倍不止,我答应传你九阴真经的后续功法,自然会做到。”

王彪心神一颤,急忙双膝跪地,“这都赖公子的栽培,属下万死难报万一。”

“好了起来吧,今天你立了大功,这是你应得的。”慕容复伸手将王彪扶起。

别看今日阿九和王彪没出多少力,事实上若非他们二人牵扯了众军大部分心神,慕容复也不会如此轻易抓住五龙使,毕竟是一万大军,一旦陷入人海战中,除非他动用天剑大开杀戒,否则没那么容易闯过去的,所以这二人的功劳也不算小。

“师父,那我呢?”阿九忽然幽幽问了一句。

慕容复一愣,“你?你怎么了?”

阿九指了指王彪,撇撇嘴道,“他立了功,您就传他武功,那我也立了功,您是不是也该传我点什么?”

原来阿九自从拜慕容复为师后,除了得传一套内功法门神足经外,并没有学到什么厉害的绝学,以致现在的她虽然内功浑厚,招数却稀疏平常得很,表面上是个超一流高手,实际上真正打起来,是要打不小折扣的,难得有此机会,她自然要趁机提出来了。

慕容复稍一寻思也就明白过来,当即爽快的点点头,“好吧,就再传你一套绝学。”

他心中一动,补充了一句,“晚上你到我房里来。”

听得这句别有深意的话,阿九俏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急忙低下头去。

“公子爷,”这时施琅开口道,“五龙营的兵马该如何处置?末将虽然一时镇住了他们,可他们中有许多五龙使的亲信手下,时间长了难免生出动乱。”

慕容复沉吟半晌,“将他们部遣回原岛,若有不从者格杀勿论,另外王彪立即调派一万兵马到神龙岛上驻扎,以防万一。”

施琅犹豫了下,建议道,“依末将愚见,不如先斩了五龙使。”

慕容复明白他的意思,只要斩了这五个祸根,剩下的人即便还有什么心思,也不敢有所异动。

但慕容复就是想借此机会将所有有异心的人一网打尽,以绝后患,心念转动一会儿,朝施琅吩咐道,“你让人造五个牢笼,然后把许雪亭他们关进去放在大校场上,再让五龙营的兵马轮流观看。”

施琅登时明白了他意思,心中不免生出一丝兔死狐悲之感。

往后的数日,五龙营四万大军被分批集结到大校场,亲眼目睹了许雪亭等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凄惨下场,到五人最后断气时,身上没一块好肉,都是自己抓破的,那场景只怕任何人都会为之胆寒。

其间也有数人煽动士兵作乱,意欲乘势营救五龙使,尽皆被守在暗处的王彪所部斩杀殆尽,经此一遭,五龙营被彻彻底底的清洗一遍,原神龙教弟子十不存一,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当晚,慕容复正在屋中打坐炼气,门外来了一人,可到了门口又踌躇不前,迟迟不肯进去。

慕容复收了功法,轻笑道,“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

过得半晌,咯吱一声房门打开,一道曼妙身影缓缓走了进来,却是阿九。

慕容复抬眼一看,不禁呆了一呆,今晚的阿九似乎精心打扮了一番,身穿青色花边长裙,身段婀娜,清若冰仙,左耳戴着一粒拇指大小的珍珠,衣襟上镶有一颗大红宝石,闪闪生光,浑身自有一股高贵淡雅的气质,脸上化了淡妆,有如花容至艳,玫瑰含露。

阿九进屋后与慕容复四目相对,白腻的脸蛋上飘起两抹红晕,随即莲步轻移,走到他身前敛衽一礼,“师父。”

过得半晌仍不见慕容复回应,阿九抬起头来才发现,慕容复呆呆盯着她,眼中毫不掩饰的炽热。

阿九心脏扑通扑通的跳,有点儿害怕,还有点儿羞喜,不由娇嗔道,“师父!你口水流出来啦!”

“啊!你说什么!”慕容复立即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抹了抹嘴角,才发现上了阿九的当,老脸不禁一红。

也难怪他会如此失态,以前的阿九要么荆钗布裙,要么布衣长衫,打扮得像个乡下姑娘,虽然也是清丽脱俗,容色秀丽,但与这时的华服珍饰比起来,又少了几分明艳,此时的她才真个叫“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师父,你说要传我一门绝学。”阿九有些承受不住慕容复的目光,出声提醒道。

慕容复自然记得此事,稍一平复心中火热便问道,“你想学什么?”

阿九抿了抿嘴,“是否只要阿九说出来,师父便教我?”

慕容复怔了一怔,微微点头,“神功绝学限制颇多,只要你能练的,为师绝不藏私。”

阿九面色微喜,“那我要学六脉神剑。”

她数次见过慕容复施展六脉神剑,威力绝伦,而且六脉神剑还有“天下第一剑”的美称,她自是向往已久。

“没……”慕容复就要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忽的瞥到她右边空荡荡的袖子,登时面色微窒,“这个恐怕你练不了。”

“却是为何?”阿九脱口问道,她倒不怀疑慕容复藏私,只是奇怪自己为何练不了。

慕容复脸上闪过一丝莫名的心疼,迟疑了下解释道,“六脉神剑对应手臂上六条经脉,必须六脉齐方能炼成,而你……”

阿九瞬间明白过来,一条手臂上最多只有五条经脉,她只有一条手臂,自然无法炼成六脉了,脸上多少有些失落。

慕容复不忍见她难过,急忙转移话题,“阿九,不如我传你我的家传绝学,斗转星移。”

“啊!”阿九吃了一惊,“这……这不好吧。”

“怎么?你瞧不起斗转星移?”慕容复还道她看不上这门武功,登时就不乐意了,板着脸说道,“斗转星移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克尽天下武学,练到深处,比起六脉神剑也有过之而无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