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会员免费看黄的软件

【 .】,精彩免费!

班里所有人都看着苏业。

魔法议会,代表全希腊最强大的魔法力量,哪怕对高年级的学生来说,都是一个远在天边的词语。

“应该会来。”苏业道。

在桌子另一端的罗隆道:“如果没有意外,魔法议会必然会派遣一位圣域大师来处理这件事。苏业,要清楚,如果被判定为盗窃他人成果,不仅会被逐出柏拉图学院,不仅会失去向其他魔法师学习的资格,甚至会上魔法师的黑名单。很多地方都去不了,可能连基本的魔法物品都不会卖给,除非去其他国度。”

苏业道:“我具体不太清楚,但对大概的后果有一定认识。”

“有多少胜算?”霍特忧心忡忡问。

“只要魔法议会保持公正,我一定会胜利。”苏业道。

雷克想了想,道:“一般来说,魔法议会都会保持公正。但这件事,们不觉得更复杂吗?万一卡洛斯背后用了什么手段,请来一位亲贵族派的圣域大师,那怎么办?”

说话间,雷克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罗隆。

罗隆神色不变,但右手却缓缓用力抓紧桌边,指关节慢慢变白。

霍特道:“卡洛斯虽然是贵族,但也只是圣域家族,应该不会影响到魔法议会吧。”

清纯大眼睛美女露白嫩咪咪好诱人写真

“一个圣域家族的学生,敢大张旗鼓诬陷同学吗?”

“是说……”

“如果有幕后黑手,至少是传奇家族,甚至可能是英雄家族。半神家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那个层次的力量不需要搞这种阴谋诡计,客气点的等苏业出了校门直接抓人。不客气的,派城卫军进来抓人。”雷克道。

“总之,苏业多加小心。”罗隆起身,两手抓着武器离开教室。

“谢了。”苏业道。

“那我们怎么办?”霍特问。

“等。”雷克无奈道。

霍特低下头,一动不动。

雷克合上魔法书,放到肋下,道:“我去食堂给妹妹打饭,晚上我可能来学校练习魔法,苏业,有时间的话咱俩对练……不准勒脖子。”

“没问题。”苏业笑道。

帕洛丝还在学习。

苏业打开魔法书,想了好一会儿,在空白页上写了两个大字。

谢谢。

苏业缓缓把书推到帕洛丝的魔法书边。

帕洛丝侧头看了一眼,然后转回头继续看书,同时伸出白皙的左手,按在苏业的魔法书边,缓缓推回来。

苏业抬头望天。

这是什么意思,动作解谜吗?

过了一会儿,苏业翻开书,认真学习。

学完的时候,教室已经空无一人,苏业拎着魔法书前往食堂。

夜间食堂的人远比白天少。

苏业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全民公敌,所以完全一副强者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事情和他想的一样,那些平民学生唯恐避之不及,那些贵族学生虽然没有像中午那样直接指责,但转而不断夸卡洛斯如何如何好。

那些贵族学生甚至走到苏业边,一边走一边大声说,明天要在仲裁会议中支持卡洛斯,帮卡洛斯清洗掉柏拉图学院中的渣滓。

苏业听而不闻,视而不见,一边吃饭,一边思索明天如何在仲裁会上击败卡洛斯。

吃完饭,苏业默默地找了僻静的地方,一边散步,一边用各种方法计算明天可能发生的情况,应该用什么手段预防,同时挖掘内心的恐惧,总之把之前学过的模型框架翻来覆去用,直到有了脑子被榨干的感觉才停下。

苏业趁着夜色往教室走,没走几步,前面树后突然蹿出一个人。

哪怕获得魔鹰之眼的天赋拥有夜视能力,苏业也吓了一跳。

“懒蚂蚁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个一脸络腮胡的青年人张口就问,黑眼圈格外深,目光幽幽,似乎被这个问题折磨了很久。

苏业哪有心思说这事,脸上浮现不耐烦之色,本能地想要避开或者呵斥,但意识到自己情绪不对,立刻深吸一口气,想了想,道:“可能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才能知道,加油,我相信能做到。”

苏业说完绕过他向前走。

“为什么骗我?”那人突然开口。

苏业没想到这个玩蚂蚁的傻子还挺聪明,一边走一边深沉地道:“没有一个人能全面掌握真理。努力吧,当放弃质问的时候,开始主动追寻真理,便是成长的时刻。”

苏业强忍加快脚步的冲动,慢慢悠悠回到教室。

苏业没有在意那个人,因为柏拉图学院什么人都有,连地精都有,连各种活化灵都有,一切都不足为奇。

现在首要的问题是……先把作业做了吧。

苏业认真做完作业,然后在魔法书上写写画画,为明天的仲裁做准备,直到晚上十点半才去冥想地找老师要了毯子,舒舒服服地在那里睡觉。

深夜,霍特颓废地坐在地上,轻轻擦拭红肿的眼睛。

魔法书在他面前打开着,上面是一封没有给苏业发出去的信。

对不起,我没能帮到。

一旁的雷克拍拍霍特的肩膀,道:“苏业被污蔑后,一直忙前忙后,甚至耽误了学习和练习,连我都猜到在寻找真凶,他不会不知道。只不过,没想到真凶自己冒出来了,可又没办法对付一位贵族高年级生。”

“还是能找到办法的。”霍特道。

“就们那帮满脑子拳头的战士,除了找机会揍卡洛斯一顿,还能有什么办法?”

“竟然能猜到?”霍特好奇地抬头问。

雷克没好气道:“下次还是找魔法师同学商量,这种事不是硬碰硬,找战士没用。”

“是魔法师,能让我成为战士学徒吗?”霍特问。

雷克想了想,道:“还是问神灵吧。”

“唉……也不知道明天苏业能不能安然无恙。”霍特道。

“相信他教的都是他自己的吗?”雷克问。

“相信!”霍特的声音无比坚定。

“那就应该相信他安然无恙。”雷克道。

“可惜,我太弱了,帮不了他……”霍特喃喃自语。

雷克叹了口气,道:“早点睡吧,尼德恩老师既然说明天仲裁前要我们去他那里,说不定他会出手相助。太晚了,我不回家,妹妹会害怕,不能陪了。”

说完,雷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苍白面孔上的黑眼圈更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