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片的手机app吗

月亮挂在半空,透着窗户能看到皎洁的月光。院子那儿传来了虫叫声,一切都显得那般的美好。

清舒洗漱后上床,见安安还靠在床头道:“你还等什么,躺下睡觉。”

安安一愣:“姐,你没话叮嘱我吗?我听说婚前都要交代许多事呢!”

清舒瞅了她一眼,笑着说道:“你那宅子离我家走路四五分钟就到了,有事不会来家里问我?”

“那些与女儿说一夜话的母亲,都是怕女儿嫁到夫家行事不妥当受公婆小姑子刁难的,这才事无巨细地什么都交代。你又不用担心公婆小姑子刁难,住得离我又近,有什么好说的?”

听着好像是这么一个理。

安安说道:“姐,那就不说了?”

清舒拍了下她的头说道:“有什么不懂的搬到金鱼胡同以后过来问我,现在赶紧睡觉。”

安安摸着头说道:“我还准备跟你秉烛夜谈呢!”

清舒莞尔:“你不困,我还要睡觉呢!赶紧睡,不然天没亮你就会被叫起来梳洗了。”

如清舒所说,天没亮喜娘就来叫安安起床了。

等安安泡好澡以后清舒才起床,这个时候福太太也来了。原本清舒已经定好了英国公世子夫人来给安安做福人,可惜国公爷过世她来不了,所以临时换了人。

花季女生柔美时光

这个人是封月华请的,清舒并不认识。

幅太太给安安开脸的时候,她疼得直叫。

“哎哟……”

安安捂着脸红着眼眶说道:“姐,好疼,我能不能不弄这个啊?”

没等清舒开口,顾娴就说道:“这怎么能?出嫁之前必须开脸,而且女人这一生也就这么一次。”

“可是我真的好疼啊!”

顾娴唬着脸说道:“疼就忍着,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安安看向清舒,可怜巴巴地问道:“姐,你当时疼不疼啊?”

清舒笑了下说道:“我练功的时候经常摔得鼻青脸肿的,疼习惯了所以开脸的时候没什么感觉。”

顾娴不假思索地说道:“我早就说过姑娘家家的不要习武,你就是不听我的。”

习武不仅很辛苦,而且容易变成粗鲁的女汉子。事实证明这个说法也没说,清舒虽面上看起来贞静贤淑,但性子很霸道。

这话清舒觉得很刺耳,不过她还是温声说道:“娘,今日安安出嫁外婆心里肯定难受,你去陪外婆吧!这里有我,你就不用担心了。”

安安出嫁的日子她也不想说什么不中听的话,省得给安安留下不好的回忆,毕竟人生也只这么一次。

顾娴神色一顿,说道:“那行,我去陪着你们外婆,有什么事就让人来叫我了。”

上妆的人是清舒花了大价钱请来的,上完妆安安看着镜子里的人不可置信地问道:“姐,这真的是我吗?”

清舒笑着说道:“当然是你了。你没听说这女子啊,出嫁的这一日是一生之中最漂亮的时候。”

安安咧开嘴笑着道:“姐,谢谢你。”

原本顾老夫人跟顾娴是准备让新请的福太太帮着是上妆的,清舒没同意。老一辈的想法与她们完不一样,老一辈只想遵从旧俗而她是想怎么漂亮怎么来。

就在这个时候彩蝶端了一碗卤肉面过来,见她端过去就喝了一口汤彩蝶忍不住提醒了一声:“姑娘,你就吃牛肉跟面条不要喝汤,不然在路上想如厕就麻烦了。”

安安有些不好意思,压低声音呵斥道:“就你话多,我还能不知道。”

清舒起身说道:“你慢慢吃,我去看望下你姐夫跟福哥儿。”

走到院子外面清舒就听到了福哥儿嚎嚎大哭的声音,她疾步跑了进去,就看见双瑞正抱着四脚乱蹬的福哥儿。

“娘、娘……”

看到清舒福哥儿哭得越发大声了。

清舒将福哥儿接过来哄,哄了一小会他才止了哭:“双瑞,怎么是你在看孩子,老爷呢?”

“被叫走陪客人去了。”

清舒笑着道:“福儿,是不是饿了?跟娘说想吃什么。”

“肉肉。”

福哥儿的喜好跟符景烯一样喜欢吃肉,不过他有点好处就是给蔬菜也吃,不像有的孩子只吃肉不碰蔬菜。

清舒亲了下他后笑着说道:“好,娘今天给你吃肉肉。”

福哥儿的早饭是青菜牛肉粥,这个是清舒昨晚就吩咐祥婶做的。祥婶的厨艺比阿蛮还要好,所以福哥儿吃得很欢快。

一碗牛肉粥下肚,福哥儿还没吃饱不由说道:“娘,还要。”

清舒戳了下他的额头,笑骂道:“没有了就这一碗,想吃的话明早再给你做。”

小孩子肠胃弱吃得太多容易积食,所以清舒平日都只给他吃一碗粥或者半碗饭。

福哥儿虽然还小,但本能让她知道对着清舒哭也没用,所以哪怕心里不乐意他也耍赖。

就在这个时候,花妈妈过来说道:“大姑娘,老太太听说哥儿没人照料,特意叮嘱老奴来抱了哥儿过去。”

现在福哥儿是顾老夫人的心头肉,连顾娴都得往后靠了。

清舒问了福哥儿:“你愿不愿意去太姥姥那?”

福哥儿一听这话就欢喜地叫道:“太姥姥、太姥姥……”

他喜欢太姥姥,不管他要吃什么做什么太姥姥都会答应。

清舒笑骂道:“你爹说你是个小人精还真是半点没说错,知道太外婆什么都顺着你就喜欢粘着太外婆了。”

让春桃将福哥儿抱去给顾老夫人,她则回去继续照料安安了。

看到安安已经穿上嫁衣,清舒顿觉头疼了:“我昨日不是跟你说了,等新郎官到再换嫁衣吗?”

“她们说会来不及,误了吉时夫妻这辈子都不会顺的。”

清舒笑着道:“那等会热得弄花了妆,你可别哭?”

安安苦着脸说道:“那怎么办,这嫁衣不好脱啊!”

清舒捏了下她的脸,笑眯眯地说道:“我让人拿一盆冰放在床边,你不要动坐在床边应该不会热。”

安安噘着嘴道:“姐,你这样会将我的妆弄花的。”

她还想让经业看到她现在美美的模样,可不能弄花了妆。

清舒笑着道:“你也不要紧张。你要喜欢等小瑜守完孝你去跟她学上妆,以后天天都能这么美。”

安安大喜,拉着清舒的手娇声道:“姐,还是你最好了。”